葡京娱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六一儿童节这天,费玉清在无锡举办了告别演唱会,他着一身白色西装,笔挺清爽,依然是那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云淡风轻的模样。

六一儿童节这天,费玉清在无锡举办了告别演唱会,他着一身白色西装,笔挺清爽,依然是那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云淡风轻的模样。

3小时40分钟他整整唱了53首歌曲,深情款款。人山人海的现场。他的歌不劲爆,不火辣,却犹如一曲洗涤心灵的“天籁”,歌迷们没有喧哗,没有躁动,安安静静的从头听到了尾。

在演唱会即将结束之时,费用清唱到情深之处不能自已,一度哽咽掩面哭泣。

一位叫‘Shannon-南南’的网友,一一罗列出了费玉清后面要去巡演的详细日期和地点,并附上留言:愿你我有机会道一句珍重再见。

一位‘果子—姑娘阿肆’的网友说:“没有一种告别是完美的,我们生命中所有重要的告别,都是突如其来的,幸运的是他能给全世界的我们一次完美的告别。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费叔叔,我们永远祝福你。”

费玉清四十年一成不变的穿着那七八十年代的西装,唱着那七八十年代风格的歌曲,奇怪的是他的歌放在哪个时代听都有种“小清新”的感觉,毫无违和感。

六十一甲子,九转一轮回。

从2018年最后一天的南京,他就开始了将持续一整年的告别演出。63岁的他,这一年的巡演满载着他一生的音乐故事。

他于去年9月27日发布了告别公开信,他的告别信没有煽情,没有修饰,仅仅是以“两张手写纸”的照片发布出来,足见朴实无华,情真意切,一如他每次演唱会的现场一样朴素。

多年以来,他所有的演唱会场几乎找不到与演唱会有关的任何宣传海报,他在世界各地举办演唱会,每次他都特意招呼主办方“不要涨票价,不要排场,简单朴素就好”,这是他一贯的低调作风。只要有他的演唱会举办,似乎永远都是座位不够。

他的粉丝,可谓360度无死角地覆盖在各个年龄层面。不仅有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甚至有十几二十岁的青少年。

2019年的2月8日,费玉清在台北的告别演唱会上,他仍然几度哽咽。他说:“放下这只麦克风,我可能会彷徨。但是一旦决定要退出演艺圈,我就会退得干干净净,像路人甲和路人乙一样。”

以后的演艺舞台上,他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这每一个巡回演出的舞台,都将是一个永别。

回想十几年来费玉清被昵称为“小哥”,还有“歌坛的公务员”,不仅是因为他数十年如一日的衣着和儒雅的姿态,而是他总是温和亲切的出现在人们面前,选择以轻松的态度、优美的歌曲、不停歇的唱著,让大家在复杂的世界,有一个舒适的角落可以放下纷扰、杂乱、安心的聆听。

从十七岁开始唱歌的他,几乎是马不停蹄。歌坛上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他却没有什么变化,甚至有点“呆板”。但是有很多的人,却喜欢进入到他这种抒情的情绪当中,同他共悲喜。

很多时候他的歌更像是一篇情感丰富的散文,有故事,有清丽的辞藻,也有丰富的感情。

1973年,他还是那个叫张彦亭的少年,在台北的狄斯角西餐厅驻唱了一个月之后,便服兵役去了。

2年后,他结束兵役后,再次回到台湾,重拾夕日爱好,他参加了台湾中视的“星对星”歌唱比赛,摘取了冠军,清丽的嗓音,脱俗的唱风,立刻获得了注目。

当时“海山唱片”的总导演刘家昌听完他的演唱后,便立即签下了他做基本歌手,此时他也从了姐姐的艺名费玉绫,叫费玉青。刘家昌当时就认定他是一位难得的唱将,并大胆预测:台湾歌坛抒情歌曲,女有邓丽君,男有费玉青。

两年后,他又更改艺名为“费玉清”,意思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淡泊名利,云淡风轻(清)。此后他的演艺之路走得可算是顺风顺水。当然他的顺风顺水并不是他运气比别人好,而是他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淡泊名利,不与百花争艳,傲立寒雪,自成一派。

台湾乐坛黄金十年的头一年。台湾新格唱片举办了第一届“金韵奖”青年歌谣大赛,涌现了罗大佑、叶佳修等一大批出色的唱作人,一时间由胡德夫等人引领的中国风民歌开始流行起来。

费玉清便是中国风的代表唱将。

他在1980年发行的中国风专辑《变色的长城》和《梦驼铃》都被纳入台湾流行音乐100张最佳专辑中。也是在那一年他击败了连续三届垄断台湾“金钟奖”的刘文正,斩获了“金钟奖”。

自此连续6年他成为台湾“金嗓奖”十大最受欢迎歌星,他与蔡琴、叶佳修、刘文正等巨星分庭抗礼,并在由苏芮、罗大佑带动的歌坛“黑色风暴”中屹立不倒,成为整个七十年代台湾最著名的“金嗓歌王”。

如果说演艺圈里十年一次浪淘沙,他是一个经历了四次浪淘沙却依然在舞台上屹立不倒的德艺双馨的艺术家。这便是他的难得之处。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又有颜值又多金,为什么一生未婚?

正值事业的黄金期,他便遇到了一生挚爱。

这是他一生的伤痛,也成就了他一生的艺术之路。

费玉清和一位日本女星安井千惠双双坠入爱河。然而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结婚永远都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他们在台湾举行了订婚宴,可就在订婚宴上,安井千惠的家人忽然提出让费玉清放弃国藉,入赘到日本的女方家。

这个提议在费玉清这里是不可能的,不能入日本国藉,似乎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他只好心灰意冷而又决绝地离开了订婚的宴席。

既然爱情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那就给彼此自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他宁愿用余生望着她,也不会忘记她。

他所有的歌中不乏“思念、等待、送别、真情·····”的字眼。

如舒婷的《致橡树》所说: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既然枝高就不攀了,给自己保留最后的尊严。选择放弃挚爱后的他,一直保持单身至今。

他也曾说过:“说出口的爱,哪怕在错过之后,也无法轻易改变。”

看来只有心怀深情才能唱出深情的歌:

“只有你把我放在心底,你好比春天温暖的太阳,我就是那枝头歌唱的黄鹂,我心里只有个你,你心里只有个我,我怎么能够这样漂泊各东西……”

不知道安井千惠知不知道费玉清还在遥远的台湾,对她念念不忘。被费玉清这么长情的人爱过是幸运的。

不知道长情和念旧是否有着什么样的关联?费玉清还是一个很念旧的人,他的刮胡刀和皮带都能用很多很多年,也不舍得更换,一身造型维持了四十年也“一成不变”。

大陆歌迷第一次领略到费玉清的风采,是《一剪梅》在大陆开始播放的时候。其中费玉清就有一批妈妈级歌迷。

“真情像草原广阔,层层风雨不能阻隔;总有云开日出的时候,万丈阳光照耀你我······”

听他的《一剪梅》,你仿佛置身于雪花飘飘的冬日,看见伊人站立雪中,还有缕缕梅花的香气扑鼻而来,那种广阔的真情,那种自由的心灵。

迷恋费玉清的妈妈级歌迷中,有一位叫叶惠美的台湾本地人。

她本人是一位单亲妈妈,她艰难地独自抚养儿子,坚持让他练习弹钢琴,最终儿子成为华语音乐在21世纪的第一个自己唱歌自己谱曲的偶像级歌手——周杰伦。

周杰伦的妈妈就是费玉清的忠粉,因此周杰伦一直期望能和费玉清合作,以完成妈妈的夙愿。

于是2008年春晚上,周杰伦费玉清合唱了《千里之外》,R&B的流行风与中国风的巨大反差融合在一起竟然产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催生出一种叫做“混搭”的时尚风。

令人心生意外,又享受那种安静与动感的结合。有网友打趣说:“听了费玉清和周杰伦的《千里之外》,耳朵都会怀孕十个月。”

而成名于上个世纪70年代红于80年代的费玉清,竟然通过这首歌又迅速地吸引了大量年轻歌迷。

新生代的歌迷这才发现他们本以为过时的上世纪的那个声音,现在听起来竟然有种强烈的震撼,纯粹且美好。

费玉清总是如他的歌声一般,不紧不慢,不慌不张。却可以一本正经的“骚包”逗翻全场。

费玉清刚开始跨行做主持人就很成功,这可能与他的主持人哥哥的耳濡目染有关,他主持《龙兄虎弟》中头炮就模仿陈小云的《爱情恰恰》,整个爆笑全场。他略带夸张地生动表演,直接带动了节目收视率的节节攀升。

他模仿周华健唱歌,再加上那如“大猩猩”一样的动作,在舞台走来走去,连周华健本人都捧腹大笑。

模仿蔡琴,他也能抓住蔡琴的典型动作,提着裙子从台阶走上来,唱歌时的眼神非常自信,像学校的教员一样。在场的蔡琴笑到“崩溃”。

当然他在模仿别人的时候,他自己也在被模仿。

他唱歌时的精典POSE是:立正,站好,仰着脖子,看着屋顶,脖子扭来扭去,活像一只长颈鹿。

在参加《天籁之音》节目时,杨坤特地说:“小哥,你要是唱歌的时候,能把你的头低下来就是最大的突破。”

费玉清坚决的说:“那就突不了破了。”

他帮唱黄恺挑战杨坤的《无所谓》,和田园对战《爱情买卖》,惹得台下观众都主动陪他一起“骚起来”。

似乎观众不觉得他那一套保持了几十年的动作就是缺点,反而是优点,是专属于他的特征。

其实细细想来,他的歌没有年代感,而且和哪个年代的歌曲都能搭在一起唱,还能唱出别一番风味。这也许与他不仅是一个闷骚男,还是一个毫无代际感的顽童小哥有关。

当然繁华背后,当费玉清亲手写下“退出”声明的时候,我们才发现,那个舞台上能口吐莲花欢声笑语的小哥内心竟然有着难以逾越的坎儿。

痛失双亲,让他的孤独和失落往往在舞台上获得如潮的掌声后更加强烈。平素他与母亲住在一起,2010年母亲的逝世,他很久都没法从伤痛的情绪中走出来,2014年演唱会他因思念母亲而泪洒舞台,演唱会的前排座位上也特地留了一张空位给天堂的母亲。

2017年他因演出再一次错过与父亲的最后一面。他的余生不止是伤痛,还有将要伴随他终生的遗憾。

在那封亲笔信里,费玉清这样写道:

“当父母亲都去世后,我顿失了人生的归属。没有了他们的关注与分享,绚丽的舞台让我感到更孤独,掌声也填补不了我的失落,去到任何演出的地点都让我触景伤情。我知道是我该停下来的时候了,停下来我才能学习从容品味人生。

在这许多年的歌唱岁月当中,费玉清对歌唱始终乐此不疲、一往情深,巡演结束后他的理想生活就是放慢脚步,拾拾花、弄弄草,恢复到从前,他还没有踏入到演艺圈的生活,人生需要留白。

此时此刻我们大概还有6个多月的时间去满世界追逐舞台上的费玉清。6个月后费玉清也将为他的歌唱生涯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善始善终,善做善成,让人不觉心生敬佩。

也许诗人艾青的《我爱这片土地》,最能表达费玉清在演艺圈的这段心路:

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这被暴风雨打击着的土地,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然后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

每一个地方,每一场巡演,他都深情哽咽,只因他深深爱着他这份坚持了四十年的艺术沃土。

纵使在多变无常的世纪末,迷惘的人们渴望心灵的慰藉,期盼在歌声中找回当年美好的岁月,重拾往日的感动,蓦然回首,大家惊喜地发现歌坛还有一位历经几度世代交替而不会陨落的“老歌之星”。

致敬费玉清:愿万千梅花,只为你一人飘香。

愿在告别费玉清的时候,我们也能充实的独处,放下浮躁,安静的做喜欢的事,坚守心灵的那一片净土。

标签:娱乐新闻,费玉清,费玉清告别演唱会

精彩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